分享到:

河南大學“網紅教授”畢業致辭“出圈” 稱不想出名

河南大學“網紅教授”畢業致辭“出圈” 稱不想出名

2021年07月10日 03:56 來源:成都商報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畢業致辭“出圈”

  河南大學“網紅教授”程民生的苦惱與收穫

  程民生教授“出圈”金句:

  “可不能一直躺平啊!躺得過初一,躺不到十五!”

  “純真闢油膩,善良闢什麼呢?善良辟邪!”

  “希望看到你們成功、發財,更希望看到你們快樂,哪怕是傻高興!” ……

  “純真闢油膩,善良辟邪”……不久前,河南大學2021年畢業典禮上,河南大學博士生導師、河南省特聘教授程民生的畢業致辭金句連連、慷慨激昂,迅速火出了圈。

  河南大學官網顯示,程民生,1956年出生,1977年考入大學,1981年本科畢業於河南大學歷史系,1985年碩士研究生畢業於暨南大學歷史系,1990年博士研究生畢業於河北大學宋史研究室。現為河南大學歷史文化學院博士生導師。

  事實上,在學校裏,程民生早已是學生和老師們心中的“寶藏學者”,大家眼裏的他上課幽默風趣,為人謙和,學識淵博。程民生的學生們在網絡發文稱,程教授是一位尊重學生的老師,和同學們交流時始終都稱“您”,甚至從來不自稱“老師”。

  從畢業致辭走紅至今已經一個月了,程民生教授的工作和生活有哪些變化?他怎麼看自己的突然走紅?那篇畢業典禮上的演講稿存着怎樣的初心?

  7月7日,在接受成都商報—紅星新聞記者獨家專訪時,電話剛一接通,程教授第一句話就是:“我是程民生。”在和記者聊天時,他語調高亢,情緒飽滿,和在畢業典禮上狀態無二。

  不過,這次走紅,卻讓這位喜歡在書齋做學問的學者有些苦惱。“我不想出名。作為一名學者一名老師,要甘於寂寞,寂寞才能出學問。”程民生無奈地表示,學者的工作崗位是書齋,教師的工作崗位是教室,不是網絡熱搜。雖然置身於喧囂中讓他有些苦惱,但程民生也很欣喜於廣大網友受他講話所提振,不少人希望報考河南大學,“這也是額外的收穫吧”。

  自認走紅祕訣是“説白話、説實話” 但學者“出圈”後煩惱也隨之而來

  成都商報:您在河南大學畢業典禮上的講話火了,是否出乎您的意料?

  程民生:我知道畢業典禮的講話會火,但我沒有想到會“出圈”,其實這不是我願意看到的,我不想出名。作為一名學者一名老師,肯定要耐得住寂寞,要甘於寂寞。換句話説,寂寞才能出學問。

  成都商報:很多網友評論您的講話讓人感動,您覺得打動人的原因是什麼?

  程民生:其實我的演講就是大白話,講真話,有真情,我是帶着感情來寫來讀這個稿子的。我準備的時間也不長,有靈感就寫下來,最後歸整花了半個小時,時間跨度大概4天。學生們以及廣大網友喜歡聽真話聽真情,這是人之常情。有一次一個畫傢俬下説,你講話很接地氣。當時我吃了一驚,怎麼講話還有接地氣不接地氣的説法?後來我明白了,什麼叫接地氣?就是好好説話嘛,説大家都聽得懂的話,説白話説實話就行了。

  成都商報:講話走紅後,對您的工作和生活有哪些影響?

  程民生:有很多采訪,耽誤了我大量的時間……我不能用於做學問不能用於正常教學生,這是我不願意看到的,我不喜歡這麼喧譁。

  一開始我確實不願意接受採訪,但為什麼又接受了採訪呢?因為我覺得這是對人文精神的提振,對學問和情操的追求,也是對我們河南大學的宣傳。我看到很多評論,許多網友、學生明確表達想報考河南大學,願意跟我學,這其實是一個額外的收穫。

  “躺平”“油膩”不可取 “真善美”永遠值得嚮往

  成都商報:您這篇文章中,一直強調純真和善良,這是出於什麼樣的考慮?

  程民生:善良和純真,其實就是真善美。善良是“與生俱來的善良”,不是學來的,人之初性本善嘛,先天就有基因。純真,則是藏在心底的。社會上的説法是一個人成熟了,就是把純真去掉了。這是社會的標準,但我還是希望純真這個東西不要泯滅了,要藏在心底,那是一片綠洲。

  社會上確實有很多虛的假的騙你的,十分複雜,但真善美就不起作用了嗎?我把這個問題挑出來,讓大家去向往,堅定“善良能辟邪”這樣的觀點,我想,對社會是有意義和幫助的。

  成都商報:您的講話稿中有很多熱詞,比如“躺平”“油膩”,為什麼想到在講話稿中用這些網絡詞彙?

  程民生:有些話不能説得太正式了,太説教了,那樣年輕人會反感,簡單的幾句大白話讓大家接受了,這個確確實實是出乎我意料了。網絡詞彙我無心專門去收集,對歷史學者來説毫無用處。但因為我經常刷手機看微信,這些常用的網絡語言我也躲不掉,瞭解之後覺得挺好的,就用了。

  成都商報:作為一名大學教授,您如何看待現在年輕人喊出“躺平”這個詞?

  程明生:“躺平”這個詞,是歷史上從來沒有過的。年輕人是不是有他們不得已的地方?就業、房貸等各種各樣的壓力,再努力也不行,乾脆不幹了?他們有“躺平”的權利,但我也相信,他們不會永遠“躺平”,這是我樂觀的地方。

  另外,國家有責任有義務來調節,給年輕人的上升、奮鬥打開一個通道。這種“躺平”不能越來越多,只應該越來越少。

  畢業講話只為提振學生信心 讓他們做好踏入社會的準備

  成都商報:您的講話稿中最重要的核心是什麼?

  程民生:提振學生們的信心。畢業典禮就意味着學生們即將踏入社會了,作為老師,要給他們做一個走向社會的心理準備,讓他們有勇氣有信心走向社會。

  現在的年輕人好像很迷茫,有點“喪”。好多高中生高考後報專業,自己沒有任何想法,不知道喜歡什麼,都是老師、家長説了算。我最初很奇怪,以為是個別現象,後來發現不是,是這一代人好多都是這種情況,這就讓我很擔憂。

  我看到一些應該是畢業很多年的網友留言,説其實在場的學生們恐怕還體會不到這些話的重要性,但他們體會到了,他們畢業多年後,感受到了這些話裏的重要性和激勵性。

  成都商報:您這次講話,是不是也希望分享自己的人生感悟?

  程民生:這種人生感悟是不由自主流露出來的,這就涉及到我的人生理念以及講話稿中的主題思想和觀點選擇,肯定有我個人的經歷在裏面。

  當代年輕人學習動力不足 學者應該遠離網絡的喧囂

  成都商報:您作為大學教授,長期和年輕人打交道,您認為當代年輕人和你們那一代有哪些不一樣的地方?

  程民生:除了使命感以外,最大的不同就是學習的動力。我是77級的,我們當年是主動、迫切希望學習,不需要老師家長去督促。我們也沒有就業的壓力,沒有各種考核的壓力,就是純學習。我記得很清楚,那個時候聽説哪個雜誌發表了一篇小説,大家就複印出來貼到牆上看。那時的一些暢銷書,大家都是輪流連夜看,你看上半夜,我看下半夜……那個時候對學習真是如飢似渴啊。

  現在的年輕人對學習好像不是自己的動力在起作用,更大程度上是家庭是社會在起作用,動力不足啊。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因素,就是社會上的誘惑太多。當然,現在學生的就業壓力也很大,很焦慮。我的研究生們到最後一個學期做論文,沒有論文就畢不了業,而這個時候又是去面試的關鍵時期,往往是衝突的,我很理解。

  成都商報:明年畢業典禮,您還會繼續和學生們分享嗎?

  程民生:我想學校恐怕不會再那樣做了,我也不會再那樣做了。為什麼呢,好像顯得我們學校沒人了一樣,哈哈。就我個人來講,我不能專職幹這個事吧。還有,我還能超過今年嗎?超不過,那就是狗尾續貂了,那就是給自己找沒趣了。學者的工作崗位是書齋,教師的工作崗位是在教室裏,不是在網絡熱搜上,太喧鬧了。

  成都商報—紅星新聞記者 邱峻峯

【深圳到香港快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