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北京醫生林劍浩帶領團隊進藏30餘次 進行公益免費治療

北京醫生林劍浩帶領團隊進藏30餘次 進行公益免費治療

2021年07月09日 00:53 來源:新京報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北京醫生林劍浩帶領團隊進藏30餘次,走遍昌都偏僻鄉鎮進行公益免費治療

  6年醫治84位大骨節病患者

  一位25歲的姑娘,1.7米的個子,雙腿細如塑料瓶,兩個膝蓋處同時向一側彎,從正面看,雙腿像半個書名號“《”的樣子。

  這是西藏昌都的一位大骨節病患者,林劍浩手機裏還存着她的病歷資料。曾經,這種病在當地發病率較高,而且由於醫治不及時,重症患者也不少,很多人甚至喪失了行動能力。

  前段時間,林劍浩進藏給女孩做了矯治。手術很複雜,回京後,林劍浩心裏一直掛念着她的恢復情況。7月,他想再去看看這位病人,這是林劍浩今年第五次去西藏,“她很年輕,我希望給她治好一點。”

  6年來,林劍浩已經帶領團隊進藏30餘次,走遍了昌都偏僻的鄉鎮,帶去了先進的醫療技術,進行公益免費治療,幫84位大骨節病患者緩解了病痛。看到患者告別輪椅,像普通人一樣嫁娶、勞作,作為北京大學人民醫院骨關節科的主任,林劍浩覺得,醫者也該投身基層,“讓老百姓享受到成熟技術帶來的福音。”

  諾言

  一定回來醫治大骨節病患者

  “我一定回來。”

  6年前,離開西藏昌都時,林劍浩曾這樣許諾。

  昌都位於西藏東部,地處橫斷山脈和三江流域。2015年夏天,林劍浩等多名醫生到這裏進行義診。儘管去之前,他對當地醫院的醫療狀況有一定思想準備,但現實情況還是超出了他的想象——一家縣醫院,只有約二十位醫護人員,路對面是一對夫婦開的小診所,一天看的病人比縣醫院還多。

  更令林劍浩吃驚的是,當地大骨節病病人很多。這是一種地方性、變形性骨關節病,患者關節腫大、凸出,病情嚴重的,還可能出現長時間疼痛、無法正常行走等問題。2014年,西藏自治區給國家衞生部門的報告中提到,昌都等區域的大骨節病發病率較高。

  在昌都市察雅縣阿孜鄉某個村子裏,林劍浩發現,40歲以上的村民中,有超過半數患有大骨節病,其中不乏病變關節畸形嚴重的患者。

  想要醫治這些病人並不容易。不只是當地手術技術落後、醫院硬件條件差、醫療團隊奇缺的問題,老百姓對健康和手術的理解也不同。“在西藏,人們可能認為生病是正常的、是天意的安排,當然也有經濟條件原因。”林劍浩解釋道。

  但當地村民對醫護人員總是很尊重。知道義診團隊要來,學生們在村門口排成一排來歡迎。林劍浩心裏更彆扭了,“我就坐在那,啥也幹不了。”

  離開察雅縣時,林劍浩和當地一位副縣長坐同一輛車,對方看出了他的失落,説,“你以後可以再回來。”

  奔波

  往返北京、昌都七八趟,為了省錢住機場

  可是怎麼回去呢?

  昌都距離北京3000公里,甚至沒有直飛的航班。林劍浩心裏琢磨,自己在北京有穩定的工作,去西藏的話既沒人,也沒設備,怎麼搞?

  2016年9月,他坐飛機時無意間翻到一份報刊,上面介紹了哈爾濱醫科大學張志毅教授帶着團隊在四川阿壩做大骨節病調查。林劍浩心裏被刺了一下,“我覺得我也應該幹。”

  他也並不是毫無底氣,此前在北京做過老年人骨關節炎的大量流調工作,積累了經驗,“大骨節病為什麼那麼多?跟什麼因素有關係?”他想去一探究竟。

  林劍浩和醫院請了三個月的假,保證“一旦有事馬上回來”。跟朋友借了一輛車,還有一台移動X光機。2017年7月,他和同科室的醫生李虎一起來到西藏。

  剛開始,人生地不熟,語言不通。他想進學校給小學生們做篩查,但怎麼讓學校打開校門呢?最難的是讓當地政府認可自己的行為,“我什麼都沒有,也沒有紅頭文件。”

  那段時間,林劍浩不停地往返於北京、西藏,跑了七八趟。為了省錢,林劍浩常睡在機場。醫院工作忙,他一般搭晚上最後一班飛機從北京到成都,在機場椅子上湊合一晚,早上六七點再轉機昌都。

  西藏公路條件不好,九曲十八彎,有的路段還很危險,碰上江邊滑坡、路被堵了,林劍浩只能倒車繞行,“邊上就是懸崖,後面得有一個人幫我看着,否則根本不敢倒。”

  林劍浩覺得,雖然辛苦,但這並不是他的負擔,“我挺喜歡幹這件事的,起碼精神上覺得很高興。”

  轉機

  在當地學校篩查,為孩子矯治多指畸形

  轉機出現在最後一個月。在昌都市政府的支持下,當地學校對他們敞開了大門,允許他們進行大骨節病篩查。此時,已是2017年9月中下旬。

  “只要你做的事情對,並且能堅持,一定會有人幫你。”林劍浩相信。

  通常,大骨節病在發病早期就在腕關節X光片中有特殊表現。“小孩子發病,骨頭會橫向長,影響長高。不典型的病人,雖然也能長高,但是發育不好,關節就會疼。”

  篩查六千多名學生的過程中,林劍浩發現很多孩子有多指畸形,受當地醫療條件和經濟條件影響,多數沒有接受治療,“有的孩子畸形特別明顯,老穿長袖來擋着。”

  那年11月,林劍浩請來北京積水潭醫院的陳山林教授到當地為孩子們矯治多指畸形。後來,在陳山林的帶動下,國內眾多手外科專家紛紛加入,至今已完成兩百多例矯治手術。“有的小孩做完手術以後很高興,就説長大要當醫生。”林劍浩一直記得孩子們帶來的感動。

  這也拉近了藏族同胞和醫療團隊的距離。人們開始相信,林劍浩不只是簡單地查一查、看一看,是真的要幫助他們解決問題。在當地政府、村幹部、村民的配合下,大骨節病的研究和治療終於打開了新局面。

  治療

  為84位西藏患者矯治100多個關節

  “醫者該投身基層,讓老百姓享受到成熟技術帶來的福音。”作為北京大學人民醫院骨關節科的主任,林劍浩並沒有把全部精力放在追求頂尖技術、解決疑難雜症上,“這雖然沒錯,但讓基層百姓受益也是醫生應該做的。要培養有情懷、有社會責任感的醫生,應該讓醫生下沉到基層瞭解狀況。”

  在西藏,林劍浩“下沉”到了最遠、最偏的地方,像是邊壩縣的小學、人口只有三千多人的都瓦鄉,都留下了他的足跡,“去了那麼多趟,老百姓和我都熟悉了。”

  2018年,林劍浩帶領團隊再次來到昌都進行大骨節病篩查和義診,“六百多個病人裏,三百多個需要治療。”

  昌都市洛隆縣碩督鎮衞生院院長加貢澤仁告訴新京報記者,在政府的支持下,林劍浩帶領的醫療團隊為當地帶來了很大的改變。“以前很多病人不能下牀,現在做完手術後可以打工了,我們這邊以體力勞動為主,要種地、上山挖蟲草,行動不便的話根本幹不了。”

  礙於當地醫療條件,此前,醫生只能幫病人緩解病痛,但無法矯治。“病人對林主任都很有感情,我們這裏有個習俗,做手術前要算命,但現在大家都直接做,很相信科學,也很信任醫護人員。”

  截至目前,林劍浩團隊已經治療了84位西藏大骨節病患者,矯治超過104個關節。

  語言障礙阻擋不住病人的感激。告別輪椅、擺脱疼痛的藏民給醫護人員獻上哈達,送上寺廟裏點燈用的酥油,行藏族最親密的額頭禮,還把兩手放在胸前豎起大拇指。

  2019年,由林劍浩創立的北京厚愛關節健康公益基金會與中國留學人才發展基金會合作,接受首批18名來自昌都的大骨節病患者來北京治療。

  第一批患者手術成功後,更多資金和醫療資源被吸引過來,當地政府開始推進、特批異地醫保,讓到北京做手術的病人可以享受醫保報銷政策。政府也在注重提升當地的醫療水平,昌都年輕的骨科醫護,會定期來北京大學人民醫院學習。

  今年是藏區患者進京治療的第三個年頭。7月份,第4批20名患者就要來了,裏面包括加貢澤仁。

  “我髖關節不太好,之前林主任説要給我做手術,但我想讓那些病情重的先做,我也不用幹體力活,可以最後再做。”加貢澤仁笑着説。

  新京報記者 彭衝

【深圳到香港快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