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時評:大熊貓“降危”,但生態保護不能降級

時評:大熊貓“降危”,但生態保護不能降級

2021年07月09日 00:44 來源:新京報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大熊貓“降危”,但生態保護不能降級

  ■ 社論

  我國已有10大瀕危保護動物保護成功,此次大熊貓降級至“易危”,是我國整體生態變好的一個標誌,但相關保護不會降級。

  7月7日,在國新辦新聞發佈會上,生態環境部相關負責人介紹,我國已建立了較為完備的自然保護地體系,野生生物生態環境得到有效改善。大熊貓野外種羣數量達到1800多隻,受威脅程度等級由“瀕危”降為“易危”。

  大熊貓是我國的國寶,甚至是國家名片之一,其“降危”引發國人關注。媒體以大熊貓的視角發問:“我被降級了,你們還愛我嗎?”回答當然是肯定的。不過,對於動物保護,尚需從多角度辯證看待。

  大熊貓“被降級”,意味着中國的環境和生態變好,這是客觀事實。而其“降危”也有科學依據。

  據世界自然保護聯盟(IUCN)制定的《IUCN物種紅色名錄瀕危等級和標準》,物種分類為:滅絕、野外滅絕、極危、瀕危、易危、近危、無危、數據缺乏和未評估。其中,“瀕危”指當一分類單元未達到“極危”標準,但是其野生種羣在不久的將來面臨絕滅的機率很高,如藍鯨、麋鹿等;“易危”則是指在未來一段時間後,其野生種羣面臨絕滅的機率較高,如大白鯊、北極熊等。此外,還有數量標準。

  我國根據自身實際情況,結合IUCN標準,制定了中國動物紅皮書的物種等級劃分,採用了野生滅絕、絕跡、瀕危、易危、稀有和未定等級,實際與IUCN標準大同小異。僅在數量依據上,大熊貓野外種羣數量已經達到1800多隻,超過“瀕危”上限250只,也突破了“易危”上限1000只。因此,其“降危”是科學、謹慎的。

  其實,早在2016年9月,IUCN就在美國夏威夷宣佈將大熊貓受威脅程度從“瀕危”降為“易危”。當時,中國國家林業局發文稱,IUCN的報告是從理論上做出的判斷,而國家林業局作為大熊貓保護管理部門,着眼於實際工作情況和保護形勢,認為大熊貓仍是瀕危物種。如今的“降危”,也是經過幾年的實地調查,從各方面權衡,並以中國標準來判斷的結果。

  大熊貓“降危”,是我國整體生態變好的一個標誌,但並不等於對其保護也要隨之降級。正如國家林業局所表示,如果降低其保護等級,保護工作出現怠慢和鬆懈,大熊貓種羣和棲息地都將遭到不可逆的損失和破壞,已取得的保護成就會喪失,特別是部分局域小種羣隨時可能滅絕。

  這種觀點是謹慎的,也是值得肯定的,提醒我們要居安思危,對大熊貓保護要有更長遠的眼光。

  就現實而言,大熊貓的生存狀況,也尚未完全脱離危險境地。首先是其棲息地並不完善,表現為保護地的碎片化。2016年的官方調查表明,大熊貓僅分佈於川、陝、甘三省的狹窄地區,由於自然隔離和人為干擾等因素影響,大熊貓野外種羣被分割成33個局域種羣。個體數量小於30只、具有滅絕風險的種羣有22個,其中個體數量小於10只、具有高度滅絕風險的局域種羣有18個。現在,這種狀況並沒有完全改善,因此,需在保護地方面予以更多投入。

  另一方面,大熊貓同樣面臨全球變暖的威脅,表現為其食糧可能減少或歉收。由於氣候變暖,有研究人員預測,未來80年大熊貓賴以生存的1/3竹林可能會消失,大熊貓的生存和繁衍將因此難以為繼。

  為此,我們既要看到大熊貓“降危”背後我國的生態環境建設成就,也不能以為已經大功告成。事實上,只有持續地保護大熊貓和其他瀕危動物,才能讓我國的生態持續改善,並保持較好的生物多樣性。這對於人類和所有居住、生存在地球上的生物,也才是最大的利好。

【深圳到香港快遞】